<td id="hywz5"><ruby id="hywz5"></ruby></td>
  • <button id="hywz5"><sup id="hywz5"></sup></button>
    1. <acronym id="hywz5"><strong id="hywz5"></strong></acronym>
        <table id="hywz5"></table>

        <track id="hywz5"></track>

        行業新聞

        “單身狗”影響著迷你KTV的發展

        2017-11-24

          迷你KTV的出現的時間也不短了,不過真正開始火爆起來還是從2017年,我們發現在一些大商城、電影院周邊開始出現了數量不多的迷你KTV,甚至還有人在排隊等候著使用那一個個小巧的“籠子”。有人說迷你KTV是在享受孤獨,也是在贏得個人消費者(獨身、單身貴族)的青睞,是博取90后的消費習慣。

          

         

          單身需求引爆共享經濟?

          歸根結底,迷你KTV迎合了單身需求,迎合了小眾市場的用戶習慣。不過,對于90后來說,這樣的標簽不正好契合嗎?我們驀然發現身邊的90后很多不正是單身的倡導者,或者說獨身的踐行者,他們奉行著獨自“嗨”的過程,不喜歡成群結隊,也不喜歡過早地涉足家庭,不愿意成家立業,就是享受一個人玩的自嗨過程。

          

         

          迷你KTV迎合的就是他們的需求,我們傳統認知上的KTV一般是人多點才熱鬧,而且被冠以更多的社交屬性,真正在意唱歌的反而是其次了,更多的時候我們是在那種場合里交流,呷著啤酒,吹著牛,或者談著心互相扯著閑篇兒;麥霸們自然也會霸占著麥克在歇斯底里地進行宣泄,找不到這種宣泄氛圍的人選擇了自己的社交模式,在聒噪的過程中選擇自己的方式進行放松,有時候,沉浸在幾瓶酒之后的酣然入睡都是一種自由。

          對于90后來說,喜歡迷你KTV,自然就不是尋求這種感受了。他們在意的是自我空間,自我滿足,自我陶醉或者自我享受的過程,尤其是迷你KTV無論你唱得如何,不會丟人,因為沒有人在旁聽,當然如果你唱的不錯,也可以進行社交圈的分享,可以小小地滿足一下自己的虛榮心,更多的時候自然是自娛自樂,真正享受KTV的真髓。當然,有時候,迷你KTV也可以練歌,可以自己享受那種宣泄的過程和滿足感,不用害羞,也不怕害羞了??梢宰脏?,可以自我救贖,反正就是唱得有多難聽也無所謂了,因為就是自己享受的過程。那么有人或許會問了,為何不在家自己錘煉?說白了,沒有那種氛圍,即使是自己住的單身公寓,有時候也需要在氛圍內才可以放松自己,也才可以在自嗨的過程中得到滿足感。

          

         

          當然,說是迷你,也不是就僅僅一個人,也可以兩個人,大多數迷你KTV都是兩把高腳凳、兩個麥克風、兩個耳機、一個大屏幕,三面透明玻璃圍起來,再加一個觸屏操作臺,這就成了一個迷你KTV。很多玩過迷你KTV的人都表示,只能容納一人或者兩人的房間,尤其適合那些在朋友面前有點害羞,不太敢“放飛自我”的人。而有這種場景的出現,正好可以滿足這種需求的過程。

          其實我們也關注到,如今的都市人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單身行為者”。一人吃飯、一人看電影、一人購物、一人去KTV,隨著單身消費需求越來越突出,我們也看到了很多適合單身的消費場所。于是,我們看到了:共享洗衣免去了單身族買洗衣機的麻煩,私人電影院能讓人安安靜靜地看自己想看的電影,連健身房也出現了全微信自助預約的個人健身房,沒有教練員的賣力推銷,也不會有人打擾你健身的過程。據說,在北歐、日本等“孤獨經濟”更發達的地方,滿足一人份的消費需求已深入到社會方方面面。我們的市場在互聯網不斷抵達的空間和區間內,越來越多的新鮮事物開始出現,并且悄然地在占據著一定的細分市場。

          

         

          迷你KTV搶位才是關鍵

          當然,也有人對這種模式嗤之以鼻。有人表示,迷你KTV收費偏貴,且隱私難保護。據悉,迷你KTV可照單曲收費,也可照時間收費,而且不同品牌的收費標準也不一樣。以友唱M-bar為例,北京地區單曲收費 8元,15分鐘收費20元、30分鐘38元、60分鐘58元。當然,這是在首都,在一些中小城市,顯然就沒有這么貴了。有的地方單曲是5元,有人甚至說,如果一小時58元的話,在一些普通KTV都可以唱3小時了。此外,曲庫歌曲少,也是迷你KTV用戶反應較多的問題。當然,新鮮事物總會有這樣那樣的不理解,隨著市場化的推進,相信這些問題應該都不會是大問題,在共享經濟的刺激下,價格更不應該成為問題。

          其實迷你KTV的出現,簡單地歸納就是抓住了幾個要素:一是共享經濟模式;二是“害羞經濟”的滿足感 ;三是碎片化時間利用。如今,各大商場、電影院周邊都能看到迷你KTV的影子,友唱M-Bar、咪噠miniK、Wow屋、聆噠等迷你KTV運營商,也層出不窮。據悉,咪噠mini K算是最早期入局的一家,自2015年下半年投放市場,目前遍布了全國500多個城市。友唱M-Bar去年6月份立項,目前在全國共裝機5000多臺 ,覆蓋約29個省份,140座城市。而與友唱差不多同期入局的雷石WOW屋目前裝機量約為三千臺。

          

         

          來自艾媒咨詢的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線下迷你KTV市場規模預計將達到31.8億元,較2016年增長92.7% ,而2018年線下迷你KTV市場規模將繼續增長至70.1億元,增長率達120.4%。今年2月,唱吧宣布對咪噠 mini K的運營公司艾美科技投資數千萬元人民幣;隨后,友唱宣布獲得了投資方友寶在線6000萬元的增資??梢娰Y本已經開始悄然進入,那么市場的絞殺應該也為時不遠了,我們看看共享單車的競爭格局也就可見一斑了。

          當共享單車被快速催熟之后,有著相似邏輯的迷你KTV無疑寄托著投資人的希望。而且,現在的一些投資人以為,能通過試用產生正向現金流的線下硬件,設備是可以投資的。但不可忽視的是,我們看到現在共享單車已經有退出的了,在悟空單車之后,又有一家共享單車3Vbike宣布停運。當市場進入到井噴期之后,就是大規模的資本相互傾軋,這樣做的下場就是會有一些資本跟不上的運營方最終無奈地選擇退出市場。尤其是只想著圈錢的運營方更是如此。當然,對于迷你KTV來說,或許尚不一樣,因為它有更多的固定性,但需要運營的精準投放,也包括后期的維護,實際上,或許加盟模式更能獲得較好收益。

          有一種市場測算是:一臺迷你KTV的成本在2-3萬元之間,每臺機器占地面積約2平方米,一線商場的月租金在1000元到2000元左右,加上網費、安裝費等,一臺機器總體投入平均在3、4萬元左右,基于地段和客流量的差異測算,日流水三百到一千——如按500元/日計算,如果收回原始成本只需2個月左右,即便差一點的地段,半年左右也可回本。不過這是構筑在一個理想狀態下的應用,如果得不到用戶的認可,尤其是在當地KTV水平總體衡量下,得不到用戶的支持,那么這樣的運營計算也基本是理想狀態下的模式 。

          市場需求導向是根本,服務提升是關鍵

          當然,既然是自娛自樂,必然要有其能夠吸引用戶的小手段才可以,比如,有的迷你KTV支持即使共享上傳,有的支持打分模式,有的還會“做大量的算法,把用戶的聲音做修飾,會讓你覺得自己唱得更好,甚至有些歌需要高音,你要輕唱肯定唱不上去,系統會幫你很輕松地唱上去。”

          當然,還有一點也是值得關注的,那就是被用戶詬病的曲庫問題,這個如果得不到解決,或者“盜版” 嚴重的話,也可能“官司纏身”。畢竟現在市場的版權意識也越來越強。此外打通線上線下,依托活動增加黏性,引入直播元素等等都成為迷你KTV競爭的一種手段。對于迷你KTV而言,現在競爭的焦點不是靠價格吸引終端用戶的進入,而是如何能夠依托渠道優勢把自己的設備先擺放起來,尤其是對那些人流密集,個性消費趨向高的市場是不是能夠讓自己的產品進入才是關鍵,比如大商城、電影院、繁華休閑街市等等場所。

          

         

          有需求就有市場,有市場會不會倒逼需求?這個其實我們還需要觀察,因為在不同的低端對于迷你KTV的認可參與程度都不一樣,有的地方需要排隊等候,有的地方確實無人問津。這就是需求決定了市場導向 。甚至,有人也表示懷疑,迷你KTV是否屬于偽需求,因為新產品初期,消費者圖新鮮而產生沖動型消費,這種情況下的“復購率”將會很低。不過,我們不可忽視的,休閑娛樂是剛需,碎片化消費模式在一定的區間和空間內還是有自己的市場,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如果能以市場需求為導向,不斷完善產品質量及服務,那么在一定范圍內得到追逐也是可能的。

          其實現在迷你KTV的宣傳效應要更大一些,真正能否帶來巨大的利潤,或者快速回本尚不成熟。“迷你 KTV有逼格能賺錢,三個月包回本,月利潤不少于兩萬。”這些消息很多都是在忽悠人參與。有的人選擇自購設備,有的人選擇加盟模式,但無論如何,都會發現,僅僅有機器是不夠的,因為商場的場地租金 ,無數其他品牌的擠壓競爭,都是巨大的運營壓力。更有意思的是,作為迷你KTV運營商最看重的影院場地,其自身經營迷你KTV的情況卻極為罕見,更多的是聯合,或者是純代理機制。

          我們也看到,現在出現的很多共享模式,也是對線下商業購物生態的補充甚至重構,并且在互聯網線上紅利逐漸疲軟之際,有機會成為新的流量入口,這也給了投資人更多的想象空間。這也是時下各種共享模式能夠興起的原因所在,比如共享雨傘,共享充電寶等等。而任何市場,資本的催熟都是關鍵的要素,一旦離開了資本的支持,那么市場的偃旗息鼓也是分分鐘的事情。

        點擊獲取加盟資料

        上一篇:電玩城投資風險要怎么把控

        下一篇:在大型商場開電玩城利潤怎么樣

        推薦產品

        小SAO货的YIN荡之路H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